星象素描

17-8-2020

AD 2037

当硝烟散去时,这是个观星的好天气。

坐在沙滩上时,我们可以抽上一根,那个老头,一旦能看到星星就好了吧。

”你知道,平时并不总是那么容易的……我们是不是,最后能看见星星的一代呢?“

”啊,但是那些可爱的孩子就在这里,拼上我们的生命,也不能把这尊严放下。“

AD 2018

”再没有人抬头了,所以梵高将永远继续。“白发的美术史教授如此断言。

我看着那副叫《星夜》的作品,它无处不在,又从未存在。我把窗推开时,能听到城市的哭泣,掩盖了夜本真的细语。

夜究竟在说什么呢?在那个政变的夜晚,诞生的夜晚,死去的夜晚和那个无限延展的夜晚。

AD 1969

天气晴好的时候,我们会把书搬出来烧,有些书很呛人,有些书散发着清香。它们一叠一叠地从图书馆运出来,毫无差别地投入火堆,化作狂欢的温暖。

有时看着红艳的火光,熠熠闪着的红星,不免会觉得这是个巧合,这是个天赐的时代。

那么,那一(wu)颗星星究竟是什么呢?我们烧着书,也在焚烧着星星。

AD 1944

我们帮那些德国佬架好火炮,星光闪耀下,盟军的轰炸机在接近。

”听说星星全都死了呢。“

”我们也已经死了。“

AD 1453

热那亚的水手们睡了。

我试着找到神谕,在这最靠近主的国土。

若您真的在看着我们,请给躲在圣索菲亚的人们一点慰藉……这大理石的城市,便是我深爱的一切,是永恒的千秋基业啊……

那颗璀璨的星,像极了我(们)的历史。